乒乓世界刘国梁专栏

  冠军血统,责无旁贷!

  什么是幸福?什么叫羡慕?

  关于伦敦奥运会,我还是倒着回忆吧,这样让我觉得幸福的感觉更真实一些。

  回到北京之后最难忘的事情,是8月17日中央领导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中国奥运代表团。我和王皓站在前排,胡锦涛总书记走到我和王皓面前停下来,主动同我们讲话,亲切鼓励我们说:“伦敦奥运会,乒乓球队成绩不错,要继续辉煌。”总书记还握着王皓的手说:“作为一名老运动员,,参加了三次奥运会,三次都拿到了单打亚军,表现不错。”总书记的肯定让我们很受鼓舞,更是一种极大的激励。当我们取得好成绩时,不仅全国人民为我们高兴,还得到了有着浓厚乒乓情结的总书记的肯定。包括总书记对王皓的关注和了解,也是对王皓本人和中国乒乓队的一种鼓励吧。

  对于我来说,2012年是值得纪念的一个年份。20年前的1992年,我在成都战胜老瓦一战成名;10年前的2002年,我宣布退役,从运动员转做教练;2012年,我作为主教练,带男队第三次出征奥运。

  从伦敦回国之前,我就想,从4年前的北京奥运会到2012年的伦敦,没变的是男队两枚沉甸甸的金牌,变了的是两个宝宝的降生让我又多了份为人父的责任,我希望永远给她们留下最光辉的一面。很多年后,当宝宝们看到电视里回放伦敦奥运会冠军领奖台上我亲吻带有她们照片的杯子的一幕,真希望她们以我为骄傲。而对于我和施之皓以及领队黄飚而言,最自豪、最骄傲的就是所有乒乓队参赛奥运队员,都至少有一金在脖子上了。奥运精神是重在参与,乒乓精神是人人夺金。

  男团决赛的前一天,我们照例看录像开准备会,从晚上7点看到凌晨1点半。凌晨两点多,我跟秦志戬站在阳台上,大老远就看到了女队的三队员,说着笑着哼着歌回来了,再一看后面,是施之皓和李隼。我就在上面喊:“施哥,祝贺啊!”他在下面喊:“明天你们加油啊!”然后我就跟小秦说:“兄弟,你现在想想,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什么叫羡慕,我现在最羡慕施哥。也许明天这个时间我们也是这样大笑,但是现在我是大气都不敢出,老老实实把呼吸调匀往肚子里咽。”

  我一直觉得,奥运村就是战争时候的休息营。这村里静悄悄的,村里的楼也是一圈一圈,挂的都是国旗,外面全都是铁丝网。征战了一天了,大家说好了,晚上都在这睡觉,谁都不准动,其实谁也没睡踏实。第二天一大早,,都从村里出来上班车去球馆,从上车开始,就开进战场了,一打开场馆的门,笑着请你进去,等你热身完了之后进场,当运动员一拉开挡板,这脚跨入挡板的一瞬间,就相当于进了斗兽场了,去斗吧。最终,赢了的人兴奋地跳出来,输了的垂头丧气耷拉着头。

  这次伦敦奥运,我真的感觉太累了,一个原因就是因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成绩好得不能再好了,这几年的成绩也一直太好,好到自己都在担心。人越赢多了越担心,因为不可能永远会赢,不知道会输在哪一次,输在哪一次都不能输在奥运会。在这种情况下,伦敦奥运会压力能不大吗?